微靖江资讯网-靖江新闻-靖江资讯-微靖江

四处漂泊,船民老弓最终定居靖江

2019-01-10 87 次

老弓四川人,早先是船民。

船民与陆地上的村民不怎么投档。村民看不上船民的漂泊;船民瞧不上村民的蓬荜。

老弓撑船的时候正值青春期。走南闯北,从东到西没个固定的点,当然也不怎么认识固定的人。去掉一半的男人,另一半中三分之一的老人、三分之一的中年人、三分之一的少年,加上那么点成见,老弓差一点成为鳏夫,与他对得上卯窍的女青年实在太少。

老弓依稀有个相好的,泰山是他船靠码头上的“棒棒”。棒棒姓蒋,就住在码头附近。老蒋的女儿常给他送午饭,都是些稀饭咸菜疙瘩,主要是为了节省时间,让父亲多上几担货。养家要紧。

老蒋的女儿来多了,不光是老弓,船上的船工都认识她,大家觉得老蒋的女儿贤良。娶过的希望生个女儿像她,没娶的希望自己未来的媳妇是她。老弓就骚得没法说啦,一到中午就哼小调:小亲亲到我怀里来,一天不见想得坏。这个小调的词倒是撩拨人的,就是发音细声细气的,不高亢。老弓觉得要改。想了一夜,终于想到一句:太阳太阳你出来。自己觉得这个引子能把控,贼响亮。其他没什么,关键是蒋棒棒的女儿要听到。

那天中午,看到小蒋一冒头,老弓赶紧转身,用丹田之气吼出了太阳之声。吓了一跳的码头莫名其妙:“个龟儿子,哈儿啦?”

船要去上海,连夜就开拔了。兴奋了一天的老弓不停地在心里吼,吼。蒋囡自然深情地望着他,看他吃稀饭就咸菜疙瘩。吼着吼着,忽然开悟了,第一句和第二句不对啊,大白天的怎么能这么下流呢?一阵脸红,蒋囡也夺过了他手里的稀饭,甩给他一个背影。这个问题大啦。那就把“一天不见想得坏”放到第二句去,再加一句“月亮月亮爬的快”,“这个不流氓,这个不流氓。”

一天遇到逆向的船上有个姑娘在船帮旁洗衣服,老弓突然蹲了下去,拉他都不肯站起来。船长是个精明人,“回川了我和老蒋说说?”那还用问?

接下来的日子,梦里都是这个调调。那天,梦还没有做完,船就沉了。货物、船只两空,船老大四处都没法交代,“散伙!”老弓爬上岸的地方是靖江。

上岸的老弓四顾茫然,口念阿弥陀佛的村民接纳了这个浑身肌肉的小伙子。老弓很感恩,他觉得自己有的是力气,最没用的也是力气。那么,只要垈上人家婚丧嫁娶、起房造屋,都有老弓的身影,都忙得起劲。

爱情来得正当其时,村里的阿翠看上了老弓,老弓高高兴兴的就住阿翠家去了。“什么蓬荜,蓬荜也能生辉的。”

时间长了,垈上人都忘了老弓是做什么的了。瓦匠、木匠、篾匠、吹鼓手等等,老弓什么活都来,尤其是吹鼓手,响声或高亢或缠绵,埭头的音乐老师经常夸他。多才多艺的老弓养活了阿翠家一大家子。只是从来不见他上过船,也没人听他聊过船上的故事。

这不影响老弓的情绪,他是个乐天派,常常一边干活一边唱歌,特别喜欢这里的滩簧。

村民发现,老弓骨子里是个文化人,年龄大了,活就少了,但还时不时地请老弓写写喜帖,唱唱喜调,说说合子。

老弓玩水的时候就是在澡堂了。雾气腾腾的时候,一只手手舞足蹈,一只手用毛巾捂住关键的地方,扯着嗓子唱《双推磨》。人们笑他只会唱一首,他总是不屑与之争辩。那川调心里唱了几十年了。心里面,蒋棒棒的女儿还是那么贤良,小调是专属她的,有机会唱给她一个人听。就唱三句。“管他妈妈的,时间不等我啊。”

来源:靖江日记

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,转载请注明出处!
喜欢 0

相关文章

更多

发布评论

共0条评论